惠小驴 > 在路上 > 游人游记 > 台湾的旅行笔记

台湾的旅行笔记

作者:小苏    出游时间:2014-06-26
分享 收藏 0 推荐 0 浏览 0

  我拎着一袋台湾的糕点去外公家拜访,去之前妈妈嘱咐我送给外公一张台币留作纪念。其实我分不清台币一百元上的人是孙中山还是蒋介石,因为历史总是让不懂的人欲言又止。

  我对台湾的印象,大概都来自于少时的偶像。对岸花花绿绿的人,总是在每个星期的电视上给我不一样的快乐,若把城市分成不同的属性,想必台湾就是一个娱乐的地方。跑到唱片店买蔡依林的CD,拿回家放在DVD里却因为没有放出自己想看的MV而生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终于有机会对台湾说一声你好。

  外公拿着钱对外婆说,你看看这是台湾的一百元,上面有孙中山,这个相当于我们人民币20块钱,外婆似乎不解为什么台湾还要用自己的钱币。然后外公问我是不是去了台南,我说对啊,但是台北比较有趣。他点点头又说:以前家里好几个邻居大革命时都逃到了台湾,有几个活着,有些已在对岸变成了灰。

  飞机穿过白色的云雾,暴雨像流星一样慢慢的在窗户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努力看向窗外的地面,海浪一波一波,像是白色的鱼群在跳跃。如果不小心坠机的话,在这么复杂的海水里游泳,我还是快速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很认真的调动起自己的地理知识,告诉自己这片汪洋包围的一座小岛就是我即将要降落的地方。后来我看到了海水与陆地交接的海岸,海岸边一条条公路上奔驰的车,落地的一刹那打开手机,才发现,一个人的旅行可能是孤独又无助的,电子信号可以飞过海峡飞过山峰,却飞不过那些历史重重的枷锁。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冲动的人,因为每次认认真真的想要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都不会成功,就是因为缺少了那恼人的冲动。如果没有在大学时代结交了最好的台北友人,我想一个人去台湾可能只是计划中又一个可怕的想想而已。

  台北街道上种满了椰子树,伴着热热的空气我走在柏油马路上,看一看周围的建筑。其实四处张望是化解尴尬最好的方式,你假装用自己的眼睛了解这个世界,只是为了避免用心去面对陌生的恐惧。一个人在捷运门口遇到一个对我讲台语的阿伯,我告诉他我听不懂他说话,于是他转换了国语问我该怎么去台北车站,我想他不知道我是一个路痴吧。我很想告诉他我不知道,但是看见萤幕上那些五彩斑斓的捷运线,还是决定帮他吧,于是我问他要去哪里,然后我们在哪里,我就像找碴一样,在交错的点和线之间发现了这两个地方,再帮他买了票。他离开了之后我发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我要的目的地,只好问旁边的陌生男子。一切都发生的特别自然。

  午夜十二点我骑着车穿梭在大街小巷,遇到保养马路的施工队,下了车走在滚烫的沥青上,再买一块大大的鸡排回家几乎构成了我在台北的一大部分生活。

  你可以看到马路上逗留的人群,夜市人声鼎沸的叫卖声,时间似乎往后拖了很大一步为了就是享受黑夜里无尽的快乐。

  台北街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年轻人,瘦瘦高高的台北男生,时髦俏皮的东区辣妹都和我并排行走在这边区域,他们会选择深夜躲在书店看自己喜欢的书,或是呆在泡沫红茶店等待十点钟夜店发出的讯号,摩拳擦掌。他们到底选择作一个什么样的台湾人我是不清楚,但我想他们不会愿意浪费自己的人生去读一些无用的课本,每天起床只想着还有多少难题没有解决。享受当下人生的快乐,我想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态度和决心。玩乐这种天性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占用天性的时间去弥补后天的不足,想必不会快乐。

  所以在台湾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呢?

  应该是很甜的吧,甜甜的豆花,甜甜的珍珠奶茶,甜甜的凤梨酥,甜甜的芭乐;又或许是咸的吧,咸咸的鸡排,咸咸的花枝串,咸咸的卤味,咸咸的大肠包小肠。

  除了这些闻得到的,我更喜欢台湾浓浓的文艺气息,还有台湾旧旧的历史味道。你可以顺着路灯走过中正纪念堂,走过总统府,这些传统的中式建筑让你回忆起我们一起分享着的历史,回过头你还看得到101大厦,在夜幕中变换不一样的色彩。去24小时亮着灯的诚品,读一读不同国家的文学气息。去美术馆看一看最新的设计展,是对于一个学设计的人莫大的共鸣。我爱上了一双MadeinTaiwan的球鞋,故宫里独一无二的橘色翡翠手镯。让你不断的想起这里有多么令人熟悉,但又多么的令人有距离。朋友的朋友问我,大陆也有故宫吗?我不禁笑起来说到:你们台北故宫里的宝物都是从北京故宫里运出去的。不难想象缺乏沟通的两岸,到底还有多少无奈。

  但无奈可不是炎热夏天里留得住的东西,因为我一碰到蓝色的海水就忘了自己是多辛苦才能来到海边。懒得擦防晒霜,只想立马换上夹脚拖奔向一望无际的海,海水远远看来,像一张蓝色的网,扑面而来。咸咸的空气,夹杂着海底生物的腥味停靠在礁石上,它们想要看看你,又害羞的跑回去。有山,有树,有海,有动物。台湾每一处都值得让你去发现这座小小的岛屿上,到底有什么惊人的力量,竟然容纳下这么多不可思议的美丽。低矮的建筑让你看得见广阔的蓝天,太阳直接照进街道让你喜欢冷气又害怕热气,最后你决定还是走出门。

  越往南边的路程就越靠近台湾的纯真,听着路人们说一些我反应不过来的话,吃着最新鲜最热门的美食,跨过海上大桥去看看另一头的山,坐在火车上等着有趣地名的出现,期待着到站时看到不一样的风光。客运车里前座的两位阿嬷窃窃私语,不时的回头张望害怕自己的小秘密被别人偷听。无数句谢谢萦绕在耳边,每一个人都客气的不像话。我望着九份红红的灯笼,想起陈绮贞《九份的咖啡店》,这里的空气很新鲜,这里的感觉很特别。望着朦胧的海岸线,是否还能回到从前。

  日月潭里沉没了一大半的拉鲁岛,我坐在船上看着浪花把船慢慢推向岸边,孤岛离我越来越远,就像我要离开台湾一样,背着快要爆炸的伴手礼,回到海岸与陆地交接的另一片土地。

台湾
【免责申明】

① 本文内容和图片为游客:“小苏” 分享提供,内容和图片仅供学习、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内容和图片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内容和图片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③ 本网内容和图片如有侵权,或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或其它任何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特别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