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小驴 > 在路上 > 游人游记 > 城市的脉搏——惠州游记

城市的脉搏——惠州游记

作者:老王    出游时间:2014-04-02
分享 收藏 0 推荐 0 浏览 0

  满载欢欣和喜悦的大巴一转弯,拐进入高速公路入口,那是通往城市外围最快捷的通道,是整个城市赖以生存和不断繁荣的生命脉络,川流不息的车辆为熙来攘往的城市不断的输送着新鲜的血液。而此刻,我们正在沿着这条通道朝着远离繁华的地方渐行渐远。

  最先看到的是车窗外向后狂奔的支离破碎的厂房,已经到了郊区了。高速公路外面小一点的山丘都已经被现代化的机械啃噬的斑驳突兀,到处都是凌乱的施工材料,山丘被挖掘机啃开的裸露部位像一个个巨大的创伤,展示着现代文明与大自然之间的无情斗争。

  车窗外的高楼大厦越来越稀少,被越来越多的荒芜和苍翠取代,这是南国初春的颜色。从出发到我们第一站目的地香溪堡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已经走了一半了,车上大部分人都已经昏昏欲睡,导游小郝刚开始充满激情的解说也略显疲惫,给了大家少许休息的时间。车厢内安静下来了,望着窗外出现的农田和闲适的农人,回想刚刚还身处其中的繁华都市,我的思绪变得莫名的复杂起来。

  南国初春的阳光和煦而温暖,我的家乡此时还是冰天雪地,春寒料峭,这里都已经是莺歌燕舞,暖意融融。从繁华的都市到宁静的乡村,也就在转眼之间。对于我们这些整日在城市里为工作忙碌的人来说,暂时抛却一切烦恼,一头扎进青山绿水之间,享受这份难得的闲适与宁静,荡涤快节奏城市生活带来的焦虑,倒显得十分珍贵。

  从城市到乡村,从繁华到宁静,不只是地理位置的转换,更是心灵从浮躁到淡然。这转变,也就在一瞬间。

  香溪吊古

惠州

  香溪碧波荡漾,澄澈见底,两岸百姓依水而居,或渔或耕,怡然自得。沿香溪顺流而下,向西北方向,左岸竹林茂密,曲径通幽,折行数百步,有几处竹木结构的亭楼,古色古香。细观这些竹楼,其建筑风格实属少见——既没有中原古建筑那样雕梁画栋、飞檐走壁的大气与富丽堂皇,也没有依险峻山脉而建的三教圣地的鬼斧神工,完全地道的岭南农舍风格。从远处看,这些掩映在翠竹绿水间的竹楼不会给人任何视觉的震撼,倒是多几分古朴亲切的感觉。

  依当地竹林茂盛的情况来看,当初的建造者完全是采用就地取材的思想,利用竹子结实、柔韧的特性,造成这样朴拙、实用的建筑。说来也巧,当初这些竹楼建设者就地取材的建筑思想又与我们丰田今日的战略思想不谋而合,而反观今日丰田的辉煌又反衬出这些经历数百年风雨而依然完好的竹楼建造者的智慧光芒。看来,只有集顶级智慧造就的人类成果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穿竹林而过,疾步走过悬在河岔上的一座颤悠悠的吊桥,眼前出现一片灰白色的残破建筑,被窄窄的青砖小巷分割成一个个七零八落的院落。大部分院落已经破败不堪,个别的还有人家居住,几家农舍门前停着崭新的摩托车,院落里进出的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与这些古老的建筑形成巨大的反差——现代文明的触角已经无孔不入的渗透到这个古时闭塞的岭南山乡。

  在导游的带领下,左转右折,一幢巨大的长方体碉楼出现再我们面前,这就是被誉为华南第一古堡的“香溪古堡”。

  据导游介绍,这座古堡是古时当地的一位及第学子卸官返乡时建的,距今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古堡高三丈有余,四周墙壁上布满小孔,这是古时用来战略防御的射箭孔。但从古堡的完好程度来看,古堡的这一防御功能在其建造之初就没有发挥什么作用。远的不说,就从最近的入关的满清八旗兵来说,这样一座没有天险可守的古堡与以险固著称于天下的山海关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山海关尚且被清兵叩开,更别说这样一座小小的古堡。假设历史再回溯数百年,那些来自漠北苦寒之地,阔脸细目的蒙古人扬起“上帝之鞭”,只需一次小小的冲锋便可让这样一座古堡化为一片焦土。在我看来,当初的主人建这样一座古堡的作用不外乎震慑乡里的小股流寇,更大的用意是向乡邻显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从古堡下面天井里的祠堂的磨损程度来看,这样一座既不适合居住,又没有实质防御功能的建筑,更大的意义倒是作为封建社会里教化族人的圣殿而存在。

  自古江南温柔乡,岭南之地因其闭塞荒凉古时多是犯官罪臣的流放之地。王庭自古都是以北方为尊,地处岭南腹地,群山之中的这座古堡,之所以能保存至今,只是因为其战略地位平庸,被那些战乱年代靠刀剑争霸天下的枭雄忽略的一处水边秀地罢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有幸看到数百年前当地先民生存状况的点滴残影。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南国依然是四季如春。

  为避战祸而从中原一路流落至此的先民,落地生根,凭着自己的坚忍和勤劳对抗着权利争斗的刀光剑影,在这片荒蛮之地重新建造自己的家园,世代相传的不只是他们勤劳苦干不畏艰险的品格,还有他们对历史创痛永久的记忆——客家人,这是他们自己的名字,永远的流浪者,中国的吉普赛人,这个名字承担了太多太多的历史创痛。

  无休止的战祸可以毁灭有形的东西,而精神的财富会在历史的长河中一点点的积淀下来,形成一颗颗璀璨的明珠。

  城市的脉搏

惠州

  香溪古堡西北而行约四十分钟车程,便是著名的“铁泉温泉”了。地下万古流淌的泉水带着地心深处的的温度和丰富的矿物质涌出地面,在岭南这样一个苍翠的山峰间形成一处绝好的休闲保健圣地。

  温泉度假村里停的车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广州和深圳牌照的。惠州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位于广州和深圳的三角地带,在现代交通条件下,从广州和深圳驱车到这里,都不过二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最近几年,曾作为中国改革试验田和对外开放桥头堡的深圳,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由于其土地资源的日益紧张,特别是一路飙升的房价,使得紧邻的惠州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惠州作为深圳大后院的作用已经不不言而喻。

  站在惠州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回望我们生存其间的深圳,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这座年轻城市强有力的脉搏。深圳之所以在短短三十年见凭南海边陲的弹丸之地一跃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瞩目的大城市,靠的是其巨大创新能力,创新能力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作为移民城市的吸纳和包容力。上至科技经济界的精英,海外华人,下至刚洗脚进城的农民,都被这座城市的魅力吸引过来,而深圳又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他们。也正是这些蜂拥而至的人们为这座城市不断补充新鲜的血液,才使得这座城市的脉搏得以跳出世纪的强音。

  深圳,我们生活座城市,今日在物质上的成就已足以让世人侧目,但对于像一样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的1400万人中的一员,什么时候才能告别像鸟一样生活,在激烈竞争的城市里谋得自己的里锥之地?

  金钱可以打造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但要让这座宫殿成为圣殿,靠的是什么?文化!是以文化为底蕴的人文关怀。翻阅数千年人类发展历史,没有文化支撑的盛世最终会被湮没在历史的红尘中。一座城市要想创造出让世人瞩目的经济成就只需三十年,但要成为让世人尊敬的城市,需要多少年?可能是半个世纪,也可能是几百年~~

  可喜的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正在改变,这座曾被文化界鄙视地称为“文化沙漠”的城市正在觉醒。丰富的物质可以为城市打造出强健的筋骨,而支撑城市长久繁荣的只有文化,文化底蕴才是城市赖以生存的灵魂。而文化是什么?不是一部大作,不是一部高票房的电影,也不是数座建造的豪华气派的图书馆,而是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是陌生人之间无声无息的关爱,是政府和民众之间的默契和互动,是富而不骄,是贫而不堕,是激越和热情,是朴素而持久的文明!文化的关怀才是人类最终极的关怀!

  返程时候,暖阳夕照,青山绿水渐行渐远。

惠州

  深圳越来越近,我已清晰地感觉到她跳动的血管里滚动不只是金钱的声响,也越来越多的融入了文化的力量。因为有我们,有越来越多觉醒的人,让世人尊敬的文明的深圳越来越近,也许,就在明天!

相关指南
2014-08-072. 广东省水文
【免责申明】

① 本文内容和图片为游客:“老王” 分享提供,内容和图片仅供学习、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内容和图片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内容和图片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③ 本网内容和图片如有侵权,或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或其它任何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特别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