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小驴 > 在路上 > 游人游记 > 四月桂林游

四月桂林游

作者:白狼    出游时间:2014-03-31
分享 收藏 0 推荐 0 浏览 0

  三四月美人最容易郁闷。4月29日,我决定逃班前去桂林游玩,五六天下来虽然身体疲惫,但是够开心的。

  此趟去桂林有几大总结:山还不错,水已浑浊(注:前几天下雨涨水之故。),米粉很臭,批萨便宜,老外多多,桂林人很坏。关于这些内容,将在下面的游记系列中做专门说明。

  1、老外比国人多的西街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冲着这句话,我们一行七人三十号便咬牙花200多元坐船来到阳朔,找宾馆、洗澡换衣后,便冲着当地最热闹的西街进发了。

西街

  西街热闹却与南昌的大街不同,一条青石路,两边的店面都是古色古香,民族服饰、卖姜糖的随处可见,灯红酒绿的酒吧点缀其中,让我们这些初到西街的人看得是眼花缭乱。其实一路逛来,发现所卖物品与九寨、云南雷同,无非是些奇丑的民族包、银饰等物,逛了没几步便倦了。

  乘朋友购物之机,我便坐在门口看,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老外似乎是西街的主要组成部分,三步两名、五步一群绝不夸张,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多种语言在西街上空飘荡,在这里似乎有几分在国外的感觉。

  朋友笑我,这有什么奇怪,老外就喜欢来中国山水胜地,在西街中外配的情况也非常多见,而且所配中国女子(男子)均有特色。在一家服饰店,一名长得并不漂亮但非常的特色的女子与一名老外前来购物,之所以说女子有特色,只因为她一看便有模特风范,高傲的表情只有在外国友人面前才换上笑脸,虽然心里看着有些不舒服,但还是比较赏心悦目的。举这个例子没其他意思,只不过偶尔撞见,当是说明国人与老外审美上似乎有些出入。

  不管怎么说,西街仍是此行的重点,在阳朔的三天,在西街晃了三个晚上,尤其是那种气氛,越夜越迷人。

  2、好吃的批萨

  说句实话话,桂林没啥好吃的东西,米粉太臭,豆腐乳我是不吃的,就连辣椒酱也是回到家后才吃了一点,味道一般。倒是西街上的披萨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一个成语可以形容:物美价廉。

柴火披萨

  记得在船上晃悠了四个多小时,一行七人如打了败仗一样拖到西街,老远便看到柴火披萨,再下来便看到沿街的店面均有异国风情,而且披萨是雷打不动的雄踞着菜谱的一方,心痒痒的想尝尝,但萝卜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西街上的东西好贵的,专门宰老外的,我带你们去汽车站那里吃便宜好吃的。”就这样被拐卖着吃了一顿排挡,说句实在话,不好吃,心里还是念着披萨。

  终于在第二天,我找到两个同盟者,便强迫财务总管萝卜带我们去吃披萨。在门口五人怯怯地看了看菜单,一翻到价目,底气便足了起来,一大早便啃了两个披萨,吃了今生最贵的早餐,五个人一百多。话说回来,28-35的价钱就可以吃六寸的披萨,与南昌相比实在是便宜多了,而且味道鲜美得多。就这样我们迷上了披萨,而且在离开阳朔的前天晚上还特别订了两个当早餐,现在想想实在是一群奢侈的人。

  说到这,我一定要说“我们被萝卜坑了”,下次来西街,我一定要餐餐吃披萨,沿街换着吃,吃个够本。

  3、水仗

水仗

  桂林山水甲天下,不过对于我来说似乎并不是特别欣赏,因为桂林的山都是一砣砣的,一点美感都没有。至于水嘛,因为我们去之前的几天下了暴雨,本应是清澈见底的淳江水却混浊不堪,加之见过了九寨水之灵韵,兴趣也小了不少。所以此行最大的乐趣就是自行车自助游和竹筏水仗了,自行车的下一篇会讲,这里先讲打水仗。

  说起来也有点犯贱,从桂林来阳朔的四个多小时船途已让我们见船生畏,一群人第二天还又急乎乎的跑去坐竹筏,唉,其中辛苦一言难尽。先被黑导骗了(以后会详细说明),在骑了三个多小时自行车后,终于到了一个码头,以每张筏两百元的价格开始了游河之旅。一路上本想补眠,没想到同行的两名男同学竟然先期挑衅我,开始朝我泼水,一贯好玩的我当然不能放过此机会,开始了一女勇斗两男的水仗。

  打水仗,本人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而且还有点畏水,但好在地利比较好,船上船员有两名,打不赢我可以跑嘛,想到这点底气足了不少。借了一支船浆左右开弓,几番交战下来,衣服全湿了,还被两个男人嘲笑。还是玲玲跟郭娟聪明,用雨衣将自己裹了个严实,我便有样学样,在装备自己的情况下,加大了火力,终于在扳回几局的情况下,催船夫加快速度“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顺利结束这一战役。

  4、龙胜山惨案

  作为一群新闻从业人员,我们秉承了新闻理念,走到哪都以新闻事业为重,在龙胜山上,我们几人便合力创作了〈龙胜山惨案〉系列报道。

  到了龙胜,当然要看日出,我们也不例外,但到点起床的只有小江江一人。当天的场景是这样的,小江江与郭娟先起来上厕所,接着两人便在床上翻来倒去,最后决定决定去看日出,而本人则是无辜被吵醒的那一位,最后五名女将全部顶着惺忪睡眼到了山顶。不过萝卜除外,走到一半她就去造粪了。

  到了山顶发现,大大小小的长枪短炮早架好了在那里等着,摄影家们更是撅着屁股在镜头前守着。可惜呀,天公不作美,等了半个多小时,日出没见,见到了萝卜在半山腰的身影,我们狂热地召唤其上来时,并要求其用凌波微步、踏雪无痕等轻功,无奈的萝卜只好大喊咸蛋超人,谁料撅屁股的一员中应了一声“谁喊我。”就这样,我们几人与咸蛋超人聊了起来。

  又是半个小时,见日出无望的我们正准备下山,咸蛋超人却在后面大叫太阳马上要出来了,骗得我们又转身上山,如此反复两次,我们决定了对其加诸与暴力。而且连稿件都已写好,“昨日,龙胜山上一摄影爱好者被几名女子群殴……”,后续报道则是“据了解,这几名女子竟是江西某媒体记者……”

  没看到日出就当早上锻炼了一下,不过方式让人难以接受,似乎血腥暴力了一点。嗯哼,我们是淑女,谁见到我们打人了,留下在原地干瞪眼的咸蛋超人,我们踏着凌波微步扬长而去。

  5、龙胜山七匹饿狼

  在阳朔的日子好比有一说,叫作“坐吃等死”,天天就是吃饭、睡觉、玩,日子一长没新鲜劲,七人一合计,得去龙胜看梯田吧。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经于在下午抵达龙胜山脚下,一伙人开始了艰难的爬山之旅。我们到的似乎不是时候,梯田里没有稻田,只有水和泥巴,虽然有人文绉绉地称其为水田,我愣是没看出美之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爬吧。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要唾弃一下姓万的同学(因为他的名字比较难打,选择忽略。),大老爷们走到一半就脸发白,直嚷着要坐轿子,被我们全体否决掉了。

  好不容易到了山上,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一伙人洗漱完毕后便施施然坐在门口点菜吃,土鸡、没被污染的蔬菜,看着菜单都流口水。不过我们似乎忘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鸡要现杀,而且这时候上山的人多,要等开晚饭起码在两个小时后。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实在受不了的万同学偷偷摸进了厨房,将最后一点锅巴带了出来,七个人一分钟之内便将其瓜分完毕,又将其踢回厨房,这回是两根黄瓜,七个人没形象的开展的抢夺大战。把旁边的一伙人笑得前俯后仰。终于饭菜来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就结束了抢饭战役,各回各房,各找各床了。

  第二天的早饭,总算让我们扳回一程,有先见之明的我们各带了一盒方便面上山,把昨晚笑话我们的那伙人馋得口水直流,拼命眨吧着大眼睛看着我们,我们对此置之不理,安心捧碗吃面,心里得意的冷笑着“笑吧,笑吧,我们才是笑到最后的。哈哈……”

相关指南
【免责申明】

① 本文内容和图片为游客:“白狼” 分享提供,内容和图片仅供学习、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内容和图片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内容和图片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③ 本网内容和图片如有侵权,或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或其它任何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特别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