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小驴 > 在路上 > 游人游记 > 日本游(上)

日本游(上)

作者:我滴悲傷    出游时间:2014-02-27
分享 收藏 0 推荐 0 浏览 0

1月31日

为了确保赶上早8点钟的飞机,放弃了除夕夜的春晚,并劳动小舅家来了两个人送机,最终基本在旅行社要求的时间——6点到达咸阳机场。

由于在浦东机场遭遇流量控制,到达成田机场时天色已晚,入住在机场旁边的一家酒店。第一天旅行社是不安排三餐的,按导游之前的指点,到酒店旁边的一家叫东面房的面馆吃了晚饭——日本面,味道不错,只是有些贵,一碗面大约在人民币50元左右。当然这个贵不含借地理优势宰人的成分,而只是日本物价的一个反映。

东京倒不算太冷,虽然稍微有些风。

2月1日

正式的观光从这一天开始,第一站是浅草寺、仲见世街。浅草寺是东京最古老的寺庙,并不是很大,建筑基本是见惯了的中国古建筑、寺庙建筑的风格,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香火很旺,烧香的人络绎不绝。烧香之前要净手,寺里有净手池供香客使用,净手池的水是可以喝的,净手是笼统的说法,不只是洗洗手就算数,还要漱口的,这头一回听说,够麻烦的。

寺里是可以抽签的,每签100日元。但是并无专人收取,也没有人旁站监督,全凭自己自觉投币,导游说,不投币,拿起签筒抽一签也不会有人管。一行6人每人抽了一签,竟然全是吉签——除Phoebe大吉、奶奶末吉外,其余四个打平,均为吉。全部抽到吉签,即能让人高兴一下,还省去了一些麻烦,导游之前说过,抽到凶签是不能带走的,要把它留在寺里。具体如何留、留到哪里有些小讲究,没太注意听,现在也用不着了。

解签的人是没有的,全凭自己看,签单有中、日、英三种文字,中文印刷的是最大的,可见这主要是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或者根本就是照搬中国大仙们的那一套。然而可笑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要去看英文才能理解签的解释,因为中文的内容是以繁体字、五言诗的形式出现的,繁体字认读问题不大,诗的意思完全、准确把握还是会有些障碍。

仲见世街主要卖一些特色食品和小玩意,大概是中国游客较多的缘故,店主们大多能说几句汉语,这是之前没想到的,其实想想掌握多种语言的、神武的临潼小摊贩,这个应该不难理解。街上见到最多的食品大概要属人形烧了,想着如此之多,应该是有一定代表性的东西,于是买了一小袋带着,准备闲了在车上吃。

仲见世街止于雷门,后来知道雷门其实是浅草寺的大门、正门,我们是从侧边——二天门进到浅草寺的。这些本应由导游告诉我们的,或者应该提前做一些功课了解一下的,但多数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在购物上,对这些并不在意。

离开浅草寺,步行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晴空塔附近,晴空塔高634米,为世界第一高塔。行程的安排只是眺望,大家以隔着条河与塔合影的方式完成眺望。河上有不少游船停泊,在游船上观景应该又是另一番景象。这条河在来时的路上就看到了,导游说河上有24座样式各异的桥,但却说不准河的名字。我由此怀疑,他口中的一座名叫彩虹桥的拱桥,也是他临时给命名的。把拱桥命名为彩虹桥是多么有创意和偷懒的事情啊。写到这,冒出个念头,可以考虑出个导游应急指南,再加一条,看见叫不上名字的铁索桥之类晃动的桥都可以叫外婆桥。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车览,客人无法去证实。

皇居广场最先进入视线的是广场周边的松树,所有的树都修剪的层次分明、错落有致,感觉日本人对待广场树是象对待盆景一样来侍弄的,会不会是因为这些树是长在天皇家门口而受到特别照顾呢?后来又去了几个地方,感觉不是,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过于主观。

高墙深沟向来是皇家重地、皇家大院必备,深受中国影响的日本也不例外,其功用显而易见。皇居周边的地上都满铺的碎石,则进一步加强了皇居的安防,人走在碎石上会发出较大的声音,人越多声音会越大,因而具有了探测器、报警器的功能。除此之外的一个发现是,皇居广场周边跑步的人非常之多,足以构成皇居一景。

午餐是在一家中餐馆解决的,餐馆不大,24个人的团分散在人数各不相同的餐桌上用餐,有7人一桌的,有4人一桌的,这种状况显示出了餐馆平日的接待规模,24人的团绝对算是大客户。饭菜的味道不错,材料也是货真价实,远胜国内旅游时旅行社提供的所谓团餐,甚至可以说是最好的。后来几日的团餐又不断地稳固了这次日本游团餐水准史上第一的地位。

吃饱喝足之后,第一波血拼开始,先是秋叶原,之后是银座。出发之前,曾觉得大姑做的购物准备有些夸张。但与同车的团友们相比,这种准备还是输了,这主要体现在购物速度上,团友们的速度似乎在告诉我们,他们来之前就知道他们要买的东西在哪个货架上。在秋叶原LAOX店,由于在选拣上的耗时,我们只是在最后的时刻才急忙忙完成购物付款,而团友们虽然买的东西并不比我们少,但我们出来时他们多数已悠然站在店外等候了,而有的已接受完一轮街边采访。

银座的大牌店比比皆是闻名遐迩。导游只专门介绍了一个所谓的“国人最青睐”箱包店,店是印度人开的,并不大牌,店里所有箱包一律5250日元,几乎没有哪个团从那里空手而归,事实证明,我们这个团也未能破例。

由于观光和购物的不同需求,一行6人在银座分散活动,侧重观光的我基本选择在街上、在店外活动。受同事之托,后来专门进了家烟具店去买打火机。担心语言不通的缘故,刚进去就转身出来准备找小姑做翻译,结果再进去时,面前已经站了位能用中文接待的伙计。这让我想起在LAOX店的一个小插曲,小姑对店员一通日语询问后,换来的回答是:你们可以上二楼。两种不同境况,油然而生的是同样的宾至如归的感觉。

首日观光的最后一站是丰田汽车馆和维纳斯城堡,丰田汽车馆有些与汽车有关的体验游戏可以参与,维纳斯城堡则有点象大唐西市的风情街。也许是累了,加之对汽车的兴趣也不大,这里基本上没激起游览的兴趣。

晚上入住东京市内一家酒店,房间在32层,不经意间又创造一项新记录——住过的楼层最高的房间。

2月2日

富士山的观光是这一次行程中最失败的,也许是应了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那句话吧。首先是冬季的游览只能上到富士山一合目的地方,富士山总共十合目,一合目的概念大约是刚开始就结束了。其次是到达一合目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影响了游览,许多人根本就没有下车。回程时,导游安慰大家说,其实看富士山最好的地方是在下一站——忍野八海,在山中反倒看不到什么,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嘛。

等到了忍野八海,依然没能看到富士山,雨淅淅沥沥地下,天雾茫茫的,视线不好。但是忍野八海很快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这个被导游戏称为日本农家乐的点确实别有洞天,我给它的描述和定位是静冈袁家村。

据说,这个叫八海的村里确实有8个小水潭的,我们见到了其中的3个,每潭水都很清澈,也可以饮用。这样的景况在国内大概也就存在于九寨沟了吧。刚进入村子时,碰到有人叫卖鱿鱼丝,稍稍有些意外,叫卖似乎不是含蓄的日本人应有的举动,而且自从抵达日本后也确实没见过叫卖的。细想之下,出现在农家乐里倒也不算唐突,反让人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村子出售的土特产稍显粗糙,在品尝了正宗日本豆腐和草饼之后,又带了瓶清酒、些许茶叶就上路了。

平和公园是为祈求和平而建,平和就是和平。公园本就清幽雅致,在细雨中又增加了肃穆之感。园中来自印度的白色舍利塔最为引人注目,风头似乎盖过了平和之钟这些与公园主题相呼应的点,有些喧宾夺主的感觉。但一句“从佛性的慈悲表达反战的讯息”的解释,让舍利塔的喧宾夺主不那么突兀了。

午餐安排的是日本定食,大约相当于我们的盒饭,但远比盒饭精致,无论是就所用餐具还是饭菜样式而言均是如此。若说有不足的话,就是饭菜的量略显少,Phoebe大约只能吃个半饱吧。那年在加拿大,导游解释那边大胖子多时,给出了一个理由,每天吃超过200个种类的自助餐怎么会不胖,依此推理,日本人身材矮小是否也与定食的量少有些关联。

用过午餐后,就开始了行程的第二波血拼——御殿场的奥特莱斯。富士山之行为天气所扰,省下了些时间,从而成全了这波血拼成为行程中时间最长的一次,当然,最长不代表充足。导游说,据以往经验,多长都不会觉得充足。

三个小时的血拼之后,天色已晚。在御殿场落日余辉的映衬下,拍了张附近的摩天轮的照片,看起来颇有些象某电影公司的片头。此外,一直保持理智的我,一口气买下三条牛仔裤,而这三条牛仔裤的花费在国内只能买下一条。不知是不是要力证导游的时间不足说,由于与家人走散,集合时迟到了大约7分钟时间。

多长时间都不觉得充足的现实,在显示了中国土豪们购买力强大的同时,也让人感到了心酸与无奈,何以形成如此局面呢?中国土豪们在外面如此疯狂血拼,他们的当家人知道吗?做何感想?

对全天行程的一丝失落在入住酒店后得到了弥补,酒店是日西合璧配置——房间除了床之外是可以体验榻榻米的,而且分到的房间是270度的湖景房,湖是滨名湖。不知是旅行社要给客人一个惊喜还是有别的原因,它们在行程里对酒店的描述只是淡淡地写了“中部温泉酒店”六个字而已。

晚餐后去泡了酒店的温泉,场面和规模没有国内温泉浴场宏大,但是很干净,由于人不多,也显得不是那么喧嚣,给人一种宁静、安逸感。

相关攻略
2016-12-123. 镰仓五寺巡礼
2016-11-1410. 中华料理在东京
【免责申明】

① 本文内容和图片为游客:“我滴悲傷” 分享提供,内容和图片仅供学习、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内容和图片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内容和图片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③ 本网内容和图片如有侵权,或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或其它任何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特别注意: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